相反

2016-12-31 12:34

而大树和周金波一起,集中精力翻译从非洲法院官网下载的有关中非贸易合作的判例,着手翻译整理。大树精通英语、法语,又对非洲文化历史风土人情十分了解。在翻译的时候,经常为周金波讲解,让周金波更加“接地气”。而周金波法律知识扎实,他也经常为大树恶补法律知识。他们虽然来自不同国家,年龄相差将近20岁,但是他们却成了“忘年交”。

虽然,他们合著的书已经顺利出版,而大树也本应毕业工作了,但是,与导师商量之后,大树决定延迟毕业一年,更加深入地研究中非的贸易关系,在中非合作论坛开始前发表更多有意义的学术论文。“我非常喜欢中国,我希望延续我的中国梦。”大树说。

他们既是学习上的好伙伴,也是生活中的好朋友。周金波说:“大树到中国10多年了,对中国文化十分了解,又很适应中国生活。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地方需要特别磨合。他比我年长成熟许多,当我们看法不一致的时候,我们都是就事论事说服对方,并没有产生什么不愉快。相反,我们很多地方可以互补,在一起碰撞出很多火花。我们有时候一天在一起学习超过10小时,感觉非常充实愉快。课余,我们也会一起唱k吃饭,是好哥们儿。”

导师刘阳对记者说:“我们团队的几个学生各有所长,都特别用心,特别给力。我们写书的过程虽然辛苦,但是收获很多。大树连续三年获得了大运奖学金,克瑞斯也因此申请到了大运奖学金。周金波更是决定到南非的斯坦陵布什大学读博。作为老师,我非常欣慰。更让我欣喜的是,因为大树和克瑞斯的榜样,今年有很多国际学生,申请了我们的研究生。他们都非常有特色,又特别专注执着。给了我很多惊喜。”

在深圳大学这个团队中,来自南非的克瑞斯凭借天然优势,开始搜集第一手材料,他负责通过电子邮件、电话拜访、脸书等多种通讯方式,联系了南非多家知名企业家和人力资源总监,搜集他们对外国投资者的看法以及外国投资者在非洲投资可能遇到的一些法律纠纷。